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迪庆 >

迪庆

假如你想在世界举重舞台上获得冠军,90%的精神

发表时间:2021-08-30

  圈粉的中国举重军团

 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/黄孝光

  发于2021.8.23总第1009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吕小军赛前热身时试举了一把160公斤,他扭头对教练于杰说,“今天这个杠铃杆细。”于杰一听乐了:“你小子今天确定会超常施展。”

  这是7月31日,东京奥运会举重项目男子81公斤级决赛现场。和不少运动相似,举重同样讲究手感——这是运动员手握杠铃杆时,对杠铃杆的一种粗细感知。“有时候认为细,这意味着能握得特殊坚固。有时候觉得粗,手有点发涨,那就是状况不好了。”吕小军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解释,告诉粗细是他给教练发出的一个信号,之后教练在他每一把试举结束加重量的时候,“心里就有底了”。

  37岁的吕小军在举重圈内被称为“不老传奇”,他成为奥运史上夺冠年纪最大的举重运动员。相比国内所受的冷清,他在国外备受追捧。在忠诚的海外粉丝眼中,他的举重是“艺术”,身体是“奇观”,整个人都是“米豁达基罗、达·芬奇等艺术家画笔和刻刀下梦寐以求的完善”。在东京奥运会赛场夺冠后,一名现场裁判围堵他索要签名,此事一度引起海内热议。

  事实上,不单单吕小军,拥有多个级别世界纪录,“将力量与技术结合到极致”的中国举重军团,已走红海外多年。

  又一个“梦之队”

  “拼了命了!”这是东京奥运会的最后一场举重比赛,压轴登场的中国87公斤以上级选手李雯雯咆哮一声,将180公斤的杠铃稳稳举过头顶。她刷新了抓举、挺举和总成绩3项奥运会纪录;320公斤的总成绩,比亚军坎贝尔高出37公斤。

  8名运动员参加8个单项,斩获七金一银,发明了中国举重在历届奥运会中的最佳战绩。男举4人——61公斤级选手李发彬、67公斤级谌利军、73公斤级石智勇和81公斤级吕小军,包揽了4枚金牌,并且都打破了单项或总成绩的奥运纪录;其中尚未打破的相应级别的总成绩世界纪录,也是由他们创造的。女举4人——49公斤级侯志慧、55公斤级廖秋云、87公斤级汪周雨和87公斤以上级李雯雯,拿下3金1银,其中侯志慧、廖秋云、李雯雯也是相应级别总成绩世界纪录的坚持者。

  “如果你想在世界舞台上取得冠军,你百分之九十的精神都要用来应答中国队。”一部国外的举重纪录片提到。中国举重队被称为“梦之队”,从来是奥运赛场上的夺金大户。成都体育学院教学杨世勇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自1984年中国加入奥运会至今,举重项目累计失掉38枚金牌,在中国各项目金牌数中排名第二,仅次于跳水。此外,中国举重累计获得500多个世锦赛冠军,并且上千次打破世界纪录。

  与往届比拟,这届奥运会划定每个国家和地域协会只能派出4名男选手和4名女选手,比之前的6男4女配置减少了2名男选手;与此同时,新规要求一个级别、一个国家,只能派一名代表参赛。这意味着,中国举重队的夺金点减少了,并且失去了平常在个别项目中的双保险上风。

  “这届东京奥运会备战期间,举重队经历了很多曲折和艰苦,最特别的在于国际举重结合会对级别进行了调剂。”中国举重协会主席周进强告知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因为国际举联的贪腐、高兴剂等问题,寰球举重运动遭遇重大打击,国际奥委会减少了其奥运会参赛范围,并对设项级别大幅更改,这对运动员造成了极大影响。

  汪周雨底本是女举76公斤级选手,重要对手是朝鲜选手林正心,几乎每一场比赛都是两人较量,存在不断定因素。2019年2月,在一次比赛中失败后,教练王国新倡议她升级别至87公斤级。“87公斤级是一个新设定的级别,尚无对手,而且增体重过程中,随时能够弥补养分。衡量之下,教练认为87更合适我。”汪周雨回想。

  一开始她特别抗拒,作为女生,她介意增重10公斤对体型的改变,更主要的是,她担心长胖后对技术动作的领会不敏感。屡次沟通后,她逐步放下顾虑,通过吃一些高蛋白食品来增重。5个月后,她的体重开始稳定在86公斤左右。“升级别后,成绩比以前稳固了很多,我当初算是教练比较释怀的那种运动员。”汪周雨说,76公斤级时,她的训练水平是275公斤,而今能够到达297公斤。

  以往奥运会中国举重队通常获得5枚左右的金牌,而这次固然中国举重队的夺金点减少了,却播种7金1银,是奥运史上成绩最好的一次。

  “中国队出战东京的有七八十人,除了队员和教练,另外五六十人是保障团队。每个参赛运动员根本都有教练、助教、队医等在内差未几4名保障职员跟着。与之相比,其他国家往往一个队员只配一个教练。”周进强提到,“我们整个团队付出了许多。”

  “力与技顶级结合的一项运动”

  将两倍甚至超过两倍于本身体重的重量举到头顶之上,举重运动员是众人眼中无可争议的鼎力士。“我是比赛型选手,比喻说平时最多能举200公斤,比赛时我能举207公斤。高兴度和夺冠的愿望被激发后,200公斤对我来说很轻。”吕小军说。

  女举最大级别选手李雯雯,在她教练张国政眼中,则是“世界上举得最重的女人”。2019年,年仅19岁的李雯雯入选中国举重国度队,尔后持续3年拿到世界冠军,两度攻破世界纪录,在她个人级别上展示出相对的统治力。

  李雯雯习惯在每次举重时高声呐喊。由于语速太快,不少网友在她比赛的视频底下讯问:“李雯雯喊的‘通关密语’是什么?”“实在她是在提示本人动作要领,尤其是平时轻易犯的一些过错。”中国举重队女队主教练张国政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揭秘,“她常常喊‘贴身上’,就是说杠铃要贴近身材重心。还有一句‘高起高带’,意思是说杠铃要带到位了能力发力,别操之过急。”

  许多人视举重为一项纯靠蛮力的残暴运动,然而事实并非如斯。举重需要调出发体的和谐性、爆发力、肌肉节制才能;外行看来单一单调的抓、举、撑,实则技能性不亚于跳水和体操。

  “我练一辈子,始终练到我退役那天,我还没练会呢。”张国政解释,举重看似简略,只是一项抓举、一项挺举,其实相干技巧要领很难控制。“一般人的爆发力只能发挥30%,但运动员要做到80%甚至90%以上。”张国政说,举重时需要用运动神经准确安排肌肉力量,跟着杠铃挪动到身体不同地位,不同肌肉块或参与发力,或保持静止,到某一点时又要协同发力,以期爆发出最大的力量。

  除了请求力气和暴发,举重更讲求精准跟把持。“杠铃那么重,支持面又十分窄,一个动作忽视了就会导致杠铃重心跑偏。”女举选手汪周雨向《中国消息周刊》提到,抓举包含起铃、引膝、发力、提肘、下蹲支撑等多个环节,其中发力是最要害的一环,“发力的机会、力度都会影响到成果。发力不够杠铃会前掉,发力过火了,杠铃后掉也会导致失败。”

  有网友将吕小军一段时长近10秒的抓举拉长成3分钟慢放。“细心看他的慢动作,杠铃的运动轨迹是最省功的路线!”网友为此感慨,举重是“力与技顶级联合的一项运动”。

  同时,举重比赛也是“前场运发动斗勇,后场教练员斗智”的活动,比赛时教练员们在加重台往返奔驰修正分量,这种战术博弈的进程,使得举重竞赛充斥戏剧性。

  依据赛制,每名运动员在抓举和挺举环节各领有3次试举机遇,每项最好成绩相加计为总成绩;两名运动员参赛之间有一分钟距离,前30秒有两次修改重量的机会,重量较低的先出场。“对手比拟多、水平相称的情形下,开把开多少?对手会怎么加?我们加多少?对手修改重量了,咱们又怎么改?教练员需要敏捷作出断定,并且跟运动员达成一致。”周进强说明称。

  本届奥运会上,中国队在战术指挥等方面寻求更加精准有效。周进强认为,这个周期在科技助力下,盘算得更加准确、精准,“我们能更好地处置好抓举和挺举之间的关系、开把和加重的关联,更好地猜测对手会举出的成绩,以及我们怎么应对。”

  7月25日晚,东京奥运会男子67公斤级举重决赛,中国选手谌利军在抓举环节开把145公斤成功了,后面两把却接连失手,甚至于抓举比赛停止后,落后来自哥伦比亚的对手莫斯克拉6公斤。

  挺举第一次试举,谌利军和莫斯克拉都成功举起175公斤。“考虑到莫斯克拉挺举的纪录为180公斤,谌利军至少需要超过186公斤才能把总重量打平。然而,一旦定了186公斤,莫斯克拉的教练团队有可能直接定到181公斤,从而在总重量上以1公斤的优势超过谌利军,这样就会给本来落后的谌利军造成宏大的压力。”北京语言大学田径队教练张泽凯撰文剖析称,谌利军教练的战术症结是以战术给对方压力:“需要定超过莫斯克拉最佳纪录180公斤的重量,确保让莫斯克拉先行比赛,同时又不能定太高,导致莫斯克拉下一次的成功倒逼谌利军的极限成绩。”为此,谌利军的第二把重量被定为185公斤。

  莫斯克拉第二把试举180公斤失败,第三把试举180公斤胜利,将和谌利军的总成绩差距拉开到11公斤。他和教练组开端提前庆贺。压力从新回到谌利军身上,按照举重比赛规矩,他必需加重12公斤至187公斤才干取胜。“假如还按照185公斤来试举,总成绩仍然落伍1公斤,只能获得银牌;依照186公斤来试举,总成绩追平,第三把仍需要挑衅187公斤。”张泽凯说。

  教练抉择了险中求胜的战术,直接把第二把试举重量定到187公斤。这个重量意味着目前67公斤级举重的人类极限。谌利军大吼一声,举起杠铃。187公斤的杠铃在胸前稍停片刻后,他猛地发力,成功将杠铃举过头顶。

  187公斤的挺举成绩和332公斤的总成绩均刷新了奥运会纪录,谌利军举起了个人生活的最好成就。他把繁重的杠铃摔在地上,和冲上台的教练拥抱在一起。

  如何真正出圈?

  取得奥运金牌,不仅象征着至高声誉,也能带来经济收益和更好的职业远景,必定水平上可能转变运动员的运气。不外举重专家杨世勇强调,“不是所有运动员都能练出优良的成绩”。与良多其余运动名目一样,举重运动员想要出人头地,须要阅历漫长的“闯关进级”的过程。

  杨世勇先容,中国举重运动履行以国家队为龙头、以省市区专业运动队为中坚力量、以业余体校为基本和后备军的三级训练系统;运动员由国家培育,层层提拔,进行长期的迷信化体系训练。截至目前,全国已有100多个举重训练基地,从事专业训练和业余体校训练的运动员超过一万人。举重运动员通常从10岁左右开始培养,造就一个奥运会举重冠军短则需要8年左右,长则需要10多年。

  “小时候苦练基础功,等候青春期气力增加,而后从区队、市队闯到省队,许多队友半路被刷下去了。进入省队才能占有参加全国赛事的资历,当中拔尖人物,则进一步聚集组成国家队。”退役举重远动员罗韧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提到。

  吕小军从1998年开始练举重,2005年参加国家队,2009年在世锦赛首次获得世界冠军。此后至今,他简直垄断了所在级别的金牌和世界纪录。他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目前打算是先实现接下来的全运会比赛,而下一届奥运会也在他的斟酌范畴内。“如果在明年世锦赛上看到我,不要感到惊奇,我可能还会呈现在巴黎。”

  出生乡村家庭的吕小军为了减轻父母累赘,早年一度废弃举重,干了一段时光货运。而今,以他为代表的中国举重运动员走红海外。东京夺冠当天,吕小军的个人品牌LUXIAOJUN天猫店也进入大众视野。2017年吕小军开始授权经营方在线上开店,将竞技训练与日渐风行的健身日常结合起来。有评论以为,吕小军示范了一种运动员贸易化的可能性:通过训练视频、赛场夺冠火出圈,让运动项目走入民众健身的视线。然后应用电商平台供给的创业环境,打造专属运动新品牌。

  公号“有马体育”写道:“一举成名、经历了运动听生的高光时刻之后,他们依然需要再一次寻找生涯的途径。犹如高考是一座独木桥,运动员退役之后的人生道路,同样是一座窄窄的桥。”曾在江苏省运会上夺冠的罗韧退役后,在老家常州找了份健言教练的工作,直到去年疫情袭来,所有健身房闭门歇业。每月领着1000元的底薪,背负着沉重的房贷压力,他于是给当地的健身房挨个打电话:“需不需要举重教练?”电话打到“NewBe新健身”主理人F哥时,两人一拍即合,独特创办起举重训练营。

  “举重入门真的很难,有专业教练领导,一周练习两到三次,也需要至少3个月才能入门。我刚开始玩的时候走过不少坑,后来接触了体系内举重,随着退役运动员学习才缓缓提高。”今年36岁的F哥训练了一年半,现在在69公斤上已濒临国家三级的程度。

  “每次冲破自己,将杠铃举过头顶再砸下去的感到很解压。”F哥说,他盼望练举重的普通爱好者越来越多,为此今年他和罗韧、伦敦奥运会亚军吴锦彪等人开始筹备“2021第一届LUXIAOJUN杯公民举重赛”。“这是只针对业余喜好者的比赛,不容许专业运动员参加,目标是让普通爱好者也有个交换竞技的平台。”F哥说。

  只有把全部举重健身市场做大了,举重运动员们在分开赛场后,才更有可能找到市场需要和认可的前途。与此同时,举重在民间的遍及同样可以反哺赛事,因而在专业圈,这个命题同样受到关注。

  “举重项目不被关怀支撑和懂得,介入度就会渐渐萎缩下去。”国家举重队女队主教练张国政提到,中国举重争金夺银的同时,眼下正面临人才危机。“从前全国性比赛高峰时代有五六百人参赛,赛程连续十多少天;而今参与人数通常100多人,赛程历时4天左右。”人才缺乏的另一个表示是,“有的级别成了‘独苗苗’,一个运动员倒了,就即是整个级别都倒了。”

  当中国举重队频频夺牌,圈外人对举重的认知往往还停留在负面印象:肥胖,长不高,压垮身体,没前程,这导致越来越少的人乐意加入其中。谌利军10岁那年,被老家举重教练蒋益龙相中。刚开始蒋益龙动员他去体校训练时,谌利军的母亲并未许可。“她觉得练举重太苦了,而且担忧练了长不高,当前找老婆都难题。”谌利军说,待到后来自己慢慢长高了,母亲才消除这一疑虑。

  “为了举重项目的发展,我们一直在为未来布局。前段时间备战这么缓和的情况下,我们核心还组织了举重趣味赛,搞了很多培训,作了很多努力。”不过张国政表现,人才紧缺的局势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改良。

  “有次在希腊参加比赛,现场座无虚席,黄牛票炒到100欧元,连走道都坐满了人。”张国政说,“我也很等待在举重人的尽力下,将来举重运动能够大江南北遍地开花,并且反哺到这项赛事。”

  (实习生黄婧琳对本文亦有奉献)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21年第31期

  申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受权 【编纂:朱延静】